Menu

董桥称笔下的人物为老派文人,主编提过最喜欢的两个作家一个是董桥一个是龙应台



她的声音像婴儿的哭啼从遥远的地方飘渺传来,有某种伤心,甚至某种神秘。。。。。。我像驾着一辆失去制动力的车被甩向漫无边际的天空,脑海里突然划过一抹碧玺晶莹剔透的光芒,刺痛着我的整个脊梁,我大叫:“我死了!”

      其实,香港的饮食业,天下第一。对于香港,不要苛求。

其二

虽然我在网上看到冯唐写了一篇文章叫“你一定要少读董桥”,令我一阵无奈,又碍于我对冯唐的小说读来如鲠在喉,虽然我依然打算看他的《三十六大》,虽然我对他的北京院子欢喜非常,但我觉得这是个人选择,至少要尊重,比如我尊重他作家的才华,却永远都不会再读他的小说。

图片 1=800)
window.open(”);”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阅微草堂笔记》图片 2=800)
window.open(”);”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中国文化要义》图片 3=800)
window.open(”);”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
年纪大上去,外面的花花世界已失去吸引力,小时候养成的爱好随着怀旧又回到了身上。
小时候看的是小人书,爸爸妈妈给的零用钱,妹妹拿去买糖买弹弓,我则急匆匆地到书店去买心悦已久的小人书。买回来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在扉页上写上“**藏书之*”,然后放在一个专门用来放我小人书的拜盒里面,退后一步,看看这个宽60厘米左右、高40厘米左右的小小拜盒,又被填满了多少?然后才拿出来,小心翼翼地一页一页地如饥似渴地一气呵成看完书。常常是要连着看几遍才舍得放下。那时候识字少看书慢,一边看图一边识字,一本薄薄的小人书看一遍都要花很长时间,几遍下来,奶奶已经在楼下喊了无数遍“吃饭啦,吃饭啦”。那时候最痛苦的事情是有人跟我借书,总是寻找各种理由不肯借,实在不行就磨磨蹭蹭地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相对不那么宝贝的书,说:“你还是借这本书去吧,这本很好看的,但你明天一定要还我哦。”总有那么些人到了约定还书的时间忘了还我,我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不敢伸手去讨要,只好不停地在她面前晃悠,希望她能记起该还我书了。我大概真是个葛朗台,借人书的事情到现在为止于我都是件痛苦的事情,仿佛是把自己的孩子借给人家了,借了出去还连着心。所以,爱看书的朋友我是不会邀请到家里的,害怕人家会向我借书。读大学时有个大咧咧的朋友跟我借过几本书,后来一直不还我,我到现在还记得她拿去了哪几本。爱书的人大概都有这个毛病吧,上个星期我的一个诗友来看我,突然说起他曾经借给我一本博尔赫斯的诗集,到现在都没还他。呵呵,都好几年前的事情,他都还记得。自己的书都是宝贝,别人的书看着好都想“偷”过来,书架上还放着几本赖着不还的书,一本北岛的《时间的玫瑰》,一本朱天文的《最好的时光》,一本苇岸的《上帝之子》,还有一本竟是从图书馆里以赔偿才留下来的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大概是书非借不能读也,爱书之人的毛病我都占全了。
看书最快乐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枕边读书。我对读书的环境有点固执,总觉得书房是用来放书的,床上才是看书的好地方。晚上,是我最幸福的时光,两个枕头一磊,暖黄的灯光,一书在握,一切都心满意足。看书,有时是看完一本再看下一本,有时则是随心所欲,抓到哪本书就看哪本,书在手上不觉得累也不觉得困。年轻时常常通宵看书,不看完决不罢手。读高中时有一次看妥斯托耶夫斯基的《白痴》,从图书馆借来的竖排本繁体字总共上、中、下三本,白天请病假在寝室看,晚上打着手电窝在被子里看,《白痴》看完,我也基本成了一个“白痴”,美尼尔综合征发作,让我头晕目眩,天地难分。现在看书学会了收敛,不再是急吼吼地一路看到底,夜深收手,虽然是意犹未尽,但给明天留下很多的想头。
有人说,书是朋友。于我,书比朋友更亲,是亲人是情人。朋友不用天天待在一起,书,却是一天都不能少的。待在满屋子的书面前,便觉得特别踏实,特别幸福。
二、 又见董桥
孔夫子旧书网上,董桥的一本《旧日红》签名编号毛边布面精装珍藏本在拍卖。一看成交价,吓了一跳:4158元。其他编号的书成交价基本也在800元以上。董桥的文字好,一生又偏好藏书,自己的文字集结成书,更是注重装帧。这几年迷恋董桥的文字,连着他的喜好也去追寻,买书也挑肥拣瘦,不仅要书好,更要品相好,但终学不来董桥的眼力与实力,当当网上花了28.5元,买了一本布面精装的《旧日红》,聊以自慰。
第一次接触董桥,是他的《今朝风日好》,咖色旧皮封面上烫金字体的书名,盈掌开本,西洋古书的模样,说不出的雅致。扉页上贴着藏书票,文字里夹杂着彩色的插图,精美极了。从他的《记忆的注脚》到《青玉案》、《绝色》、《白描》,再到《从前》,零零落落收藏了他的好几本书。那一种书香,放在成堆的书里,便似插了一支兰花,氤氤氲氲的,透出满屋子的香气。
董桥的文字有禅意,心静了才能读,或者说,读着读着就心静了。他写收藏的趣事,写往事写故人,寥寥几笔,就像在扇面上作画,东勾一笔,西描一画,意蕴就出来了,绝不抖包袱,绝不絮絮叨叨,绝不煽情动容,文字里连一点烟火都见不着。董桥有篇文章《南山雨》,写从前他的老师申先生教他中文造句的窍门,要“白话文要写出文言的凝练,文言文要透露白话的真切……今后切记多用句号,少用逗号,从头学写浅白的短句,集句成文,淤血就都稀释畅通了”,难怪他的文章处处透着古朴,是一幅小品,是一首小令,清爽极了。
翻看董桥的书,其实我并不在乎他所写的内容,他中英参半的书里描写的前尘往事、收藏趣事,毕竟离我们是那么遥远,何况他也不想传达什么知识、讲述什么故事。我只是迷恋他在书里传达的心境。《旧日红》里萧姨家里挂着赵眠云的条幅,“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那是姜夔写的,董桥喜欢。千帆过尽,仍能在风霜满面中微笑着回首,在案头灯下的片楮零墨里,记下万种风情,不见一丝的悲怆与幽怨。哪怕不喜欢一个人,也只是俏皮地幽默一下,有着绅士的讲究与风度。他写韦尔斯,那个写《时间机器》、《星际战争》的英国作家,说他“像白胡须老先知坐在橄榄树下布道”。这是他少有的批评文字,也是那么文雅。回忆往事是不容易的,用文字编织出来的往事能够不惹一丝尘埃,在浮躁的现在,就犹如紫砂壶里泡出来的普洱,从泥里来,喝到的只是满口的香味。
有人说,你可以不看散文,但你不能不读董桥。这当然有书商耍的噱头。与董桥有同样经历而又散文写得好的人,还有余光中,还有林清玄。余光中是左手写诗右手为文,遣词造句极为讲究,但我总觉得他的散文写得过于紧绷了一点,刻意追求节奏和意象,一步步逼来,让人喘不过气。不及他的诗歌,那乡愁便是噙在眼里的泪珠,欲落未落,欲说还休。哪怕情到深处,也是荡气回肠。林清玄的散文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便已名噪一时,三十多岁时便上山修行,出山后便一身禅意,所写的《菩提十书》,一篇篇都是晶莹剔透的水滴,随手拈来皆为佛法。但或许是我感悟不够,总觉得他的文章出离红尘,过于清淡了一点。不似董桥的文字,红尘俗世里,疏疏几笔,意蕴全在了。所以,如果你想静静地读一本书,那就读董桥吧,一枚枚透着朱砂颜色的故事,仿佛刚从老旧的檀木箱子里拿出,抖一抖全是陈年的香气。
读董桥的书,适合于晚上,一盏台灯,一杯清茶,一张软软的沙发。如果还可以有,就放一首莱昂纳德·科恩的《着名蓝色雨衣》,一样的娓娓道来,一样的历尽沧桑。这两个老人,一个文字里有禅意,一个年尽古稀而修禅,在文字与音乐里交汇,可以让自己的心柔软地浸泡。
“千峰顶上一茅屋,老僧半间云半间。昨夜云随风雨去,到头不似老僧闲”。这是尚悲居士写给董桥的字,董桥今年七十了,他说终于悟出了这迟来的深意。

渐渐,她下意识随着我的节奏而耸动,她的身体像一根柔韧的青藤,肌肤散发着酥油茶的清香,而且,中央处如同一块散发青草气息的淤泥把我往下吸拽,我身陷其中,温暖得无法自拔。

冯唐我不想介绍他,介绍他的人太多,前几年他翻译泰戈尔《飞鸟集》让我莫名惊诧,于是我写了一篇《谈冯唐的翻译〔飞鸟集〕》,然后再也没提他的那个版本,我自己重新翻译了《飞鸟集》,比起冯唐,泰戈尔更能算是我的偶像。

董桥先生自谦赶上了学贯中西的老辈人余荫,可于我辈看来,连他这一辈人的余荫都赶不上了。他笔下的人物多是神仙一般人物,于学问一道挥洒自如。当真配得上“有书真富贵,无事小神仙”。

我回头看这封面的白菜鲜菇,默默盯了很久。

大陆男作家好像都善于或者乐于男女之间细节的描写,而且写得毫不遮掩旁若无人直抒心曲。大量身体敏感器官的词汇,近乎医学教科书般的生理反应与动作描写充盈着字里行间,让男读者读得唇焦舌燥,女读者脸红耳赤:

(但是董桥是一个笑起来特别亲切的老人。)

欲向集中尋雅趣,看他故事白描時。

虽然21篇小文,每篇都极短,却涵盖知识面极为宽阔,无论是散文的美句,还是评论小文的正见都值得我深入思考,并依次实践。

终于,她像一个柔弱的婴儿在我怀里睡着了,我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不知为什么,嘴里有种倦怠的忧伤。”(李承鹏:《你是我的敌人》)

        还有人会说,香港有董桥。

古物圖書愛若癡,斯文一綫此中垂。

《清白家风》与《家贫苦寒》

我深表怀疑。

昨日读王蒙《苏州赋》中提到文人笔墨的厉害之处,但能把美文写得甜而不腻,回味无穷的文人却不多。

《辩证法的黄昏》 1篇

管先生管太太,住在中药铺楼上,清晨上班路上几乎天天相见,管先生是留学英国的工程师,管太太在一家出版社编教科书,都五十上下,整齐,斯文,和善。

“大仲马不介意妻子跟朋友私通,还喜欢把情人让给小仲马消受,小仲马忍不住说,“我真腻烦了,老爷子你怎么老把你的老相好让给我睡,新靴子也要我先穿松了你才穿!”大仲马听了说,“那是你的造化,证明你的器官够粗你的脚够细。”

     
在走过的城市里,香港最让我体会后现代。我对后现代的定义非常简单:不关注外在社会,不关注内在灵魂,直指本能和人心,仿佛在更高的一个物质层次回到上古时代。

其四

对于第一次读董桥的我,感染的都是深厚的文学修养,字辞用句的特有风格,以及对古物的真实爱慕和践行,都是我求之不得的。

也难怪,冯唐这位多面怪才,读书破万卷,所以写得出弘忍鱼玄机的《不二》;作为协和医院的妇科医学博士,他可以用精准的解剖学语汇写《天下卵》;作为麦肯锡咨询公司高级白领,他可以用商业咨询的专业术语写出《麻将》。他用了几乎一整页,如数家珍把所有日本AV新老女星的名字罗列出来,显出老冯少年气盛时看黄碟的深度与广度。这些,都是老派文人董桥所不能望其项背的。

       
其实写这种东西,用不着董桥。(
其实这样的文章就真的像甜品,偶尔尝尝还不错,天天吃要么腻,要么胖,要么再也吃不下了。
我见过几个以写青春美文出名的东北糙汉,经常在《希望》《女友》之类的时尚杂志上发文章。听说冬天三个星期洗一次澡,夏天两个星期洗一次澡,腋臭扑鼻,鼻毛浓重。他们张口就是:“紫色的天空上下着玫瑰色的小雨,我从单杠上摔了下来,先看见了星星,然后就看见了你。”

董桥七十了,时间过得真快,从大学时代读《从前》开始,已经十六七年了,陆陆续续的读,有时觉得甜腻腻的,有时觉得读了会文弱,只好柔日读史,刚日读董桥。如今他七十了,便有了这本《董桥七十》,好友胡洪侠选了七十篇董桥,像一串全黑的椰子蒂珠(见《故事》里的《静园鹭江荔影》),串起了这二十四颗椰子蒂珠。

因为转行的专业性,对写作的技法方面比较敏感,所以特摘录几句他对于写作的看法,读至此,也想到季老在《家贫苦寒》里面提到的“文章还需惨淡经营”,还是比较认可造字结构需慢慢磨合,而写文章的内在灵性才是一篇文章的灵魂,所以在我心里,这是融会贯通的,并不矛盾。

然后无声无息。

     
少读董桥肉肉的文字,多去湾仔一家叫“肥肥”的潮州火锅,他们肉肉的牛肉丸实在好吃。

故事:有南洋的,台北的,香港的,大陆的,美国的,五彩缤纷,纷繁有序。

选取一部分鉴赏:

卓敏一开始阻止我的进入,拼命抓扯着我,用经舞蹈训练而非常有力的双腿阻挡我,情急之下甚至用藏语大声骂我。她的力量打得惊人,但某一刻她突然放弃,也许是看见我凶狠的眼神选择放弃。她就像一头优雅的藏羚羊,没日没夜地逃避野兽追杀,一旦被叼住脖子就放弃抵抗,温柔无助地接受屠杀。

       
董桥的文字,往好了说,仿佛涂鸦癖乾隆的字,甜腻。仿佛甜点,吃一牙,有滋味。吃几坨,倒胃口,坏牙齿。比如:“笔底斑驳的记忆和苍茫的留恋,偶然竟渗出一点诗的消息。”比如:“窗竹摇影,野泉滴砚的少年光景挥之不去,电脑键盘敲打文学的年代来了,心中向往的竟还是青帘沽山,红日赏花的幽情。”比如写吴姓女高官:“那样的姓氏,描画的注定是唐朝当风的吴带。圜转的美姿,飘举的美服,不像出水的曹衣那般又紧又窄,像的是苏曼殊笔下静子手持那帧缋绢的仕女,一袭碧罗散发万种消息,怨不得记者会上那个俄罗斯大胡子记者忍不住问她可不可以吻她一下,她立刻用俄语说:‘当然可以!’”比如写张国荣:“古典的五官配上玲珑的忧郁,造就的是庸碌红尘中久违的精致:柔美的围巾裹着微烧的娇宠,矜贵的酒杯摇落千载的幽怨;暮色里,晚春的落花凝成一出无声无色的默片,没有剧本,不必排练,只凭一个飞姿,整座抱恙的悉城顿时激起一串凄美的惊梦……”
(有个人说过形容词太多的文章是因为这个写文章的人词汇量不够……)

10年前就有老领导荐过董桥的散文,也许现在读来更有味道些。因为年纪大了,沧桑感愈重,读这些老派文人的东西愈有体会吧。

谈到文艺与复兴:

“消停”与“照应”这两个词组,用的是如此波澜不惊,却韵味深远,惹人遐思无穷。比起冯唐《不二》,《天下卵》里比比皆是触目惊心的“阳具”和“射精”,高出不只一个段位!

       
董桥的背景灿烂:台湾外国语文学系的科班、伦敦大学的访问学者、美国新闻处《今日美国》丛书编辑、英国BBC时评员、《明报月刊》总编辑、《读者文摘》中文版总编辑、中年藏书家、英国藏书票协会会员。在海外,有苏柳鼓吹,在内地,有陈子善呐喊。苏柳写过一篇文章,陈子善编过一本文集,题目都叫《你一定要读董桥》。如果评小资必读作家,董桥必列其中。

2012年01月01日

这点我是极为赞同的。没有任何一种所谓在框架内的复兴,文艺思潮永远是自由滋长自由开花自由结果的产物。绝不是倡导文艺复兴而振兴的,而是有了个人意志自由,有了人文精神与人格力量,才促使了社会大环境文艺复兴的。

“不二有很好的听力,他听见弘忍右脚大脚趾敲打靴底,左侧大腿缝匠肌强直,整个阴囊上毛孔肃立,阴毛金刚样炸开,阳具佛塔样强直,马眼处溢出小量液体,仿佛竹竿上的露水缓慢生成,逐渐汇集到竹叶的末端。不二还有很好的嗅觉,他闻见玄机青细的点点滴滴的发根茁壮生长,乳房随着呼吸起伏摩擦丝质僧衣,小腹收紧后浮起浅薄的汗水,阴毛菩提样摇曳,阴户莲花样开阖,阴唇湿润,仿佛荷叶背面的绒毛附着的一层淡淡的水气。”

(读书需要刻意,更需要偶然。

《董桥七十》读后感:旧时窗棂

这几篇小文中,大多提到了他爱好书法、古工的兴趣,以及一些我尚未能了解到的一些人物。而在表达对事物的情感上,他用字不多,却能表达的极为深切。

而冯唐居然还曾经写文讽刺过董桥,看不起人家的旧派文人气!


董桥的文字有清贵之气,在旁人看来,贵气多多少少有点端架子,像绅士的服装,华丽严整,但怎么看都不适合居家。都是吃五谷杂粮,住在和谐天空下,你非摆出一副与众不同的高华气,不是做作是什么。可董桥偏偏几十年如一日,到现在天天埋首古董文玩字画旧书,你越烦他,他架子反而越架越高,叠床架屋,跑到自己的七宝楼台里去了。空架子永远拼不过真把式,一个人的架子能这么久不塌,你得承认他真有点实料在里面了。

写感悟的今日看到一篇文章,文中提到北野武曾公开炮轰过宫崎骏,说一点都不喜欢他的动画,虽然他的动画很值钱。作者提到一点:北野武讨厌的并不是宫崎骏,而是宫崎骏代表的那种美好。两人对于美丽世界的理解,是无法达成共识的。

旧派文人道貌岸然的衣冠之下也有一颗禽兽之心。但亵玩的文字绝不会像冯唐李承鹏们那么纤毫毕露:

        董桥的好处,反反复复说,无非两点:文字和古意。

他有傅心畲,何绍基,无数我听也没听过的风雅的名字;有煮梦庐,香雨斋,南洋旅馆吊扇吱呀呀地转,民国女士戴玉簪穿旗袍走过来,竹臂搁流转年代久远的脂泽。旧时代闪闪发光,熠熠生辉,如烟似雾,只在梦中。旧时代已经断了。无可挽回,无法挽救这一片断墙残垣。连他都只窥见了一些皮毛,寄望我们辈则更是可笑。只能写一曲挽歌,再见。

图片 4

“消受”二字,便胜却冯唐的“肿胀”无数!

     
董桥小六十的时候,自己交代:“我扎扎实实用功了几十年,我正正直直生活了几十年,我计计较较衡量了每一个字,我没有辜负签上我的名字的每一篇文字。”他一定得意他的文字,写过两篇散文,一篇叫《锻句炼字是礼貌》,另一篇叫《文字是肉做的》。这些话,听得我毛骨悚然。好像面对一张大白脸,听一个六十岁的艺伎说:“我扎扎实实用功了几十年,我正正直直生活了几十年,我计计较较每天画我的脸,一丝不苟,笔无虚落,我没有辜负见过我脸蛋上的肉的每一个人。”

《小风景》 2篇

我劝他选一批上好的配上小品随笔出一部书他不肯,说是文笔弱,衬不起那叠清芬。老穆一向谦卑,我笑他谦卑得简直矫情。

读大陆男作家的文字,如冯唐和李承鹏,依稀总闻到一股青春期沾满男性荷尔蒙的被窝的味道。阳刚粗犷的文字,乍读起来酣畅淋漓,大呼过瘾。读着读着,就开始有点感觉好像在公共澡堂里,大家互相肉帛相见,貌似面不改色心不跳,隐隐约约却感到不适与尴尬。最后草草冲洗完毕,换好衣服走人。

     
学古者昌,似古者亡。宋人写不了唐诗,元人写不了宋词。忽必烈说:文明只能强奸掠夺,不能抚摸沉溺。周树人的文字,凌厉如青铜器,周作人的文字,内敛如定窑瓷器。他们用功的地方不是如皮肉的文字本身,而是皮肉下面的骨头、心肝、脑浆。

遗老:亦梅先生,杏庐先生,寄庵先生,陆丹林,刘殿爵教授,林海音,大雅古玩家黄先生,舒老,启功,王世襄,张中行…

很普通的场景,普通的文字,拼凑起来却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我一连读了好几遍。

只是,冯唐凭这样的文字,真的能打败时间吗?

       
文字是指月的手指,董桥缺个禅师帮他看见月亮。意淫的过程中,月上柳梢头,在董桥正指点的时候,禅师手起刀落,剁掉他指月的手指。大拇指指月就剁大拇指,中指指月就剁中指,董桥就看见月亮了。

《董桥七十》是一本由董桥 著 / 胡洪侠
选编著作,海豚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68.00元,页数:348,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所以对董桥文章的喜恶纯粹个人感受,我才刚开始浅尝,无权评价。

“我只知道当我奋力搂住她时有种破碎的宿命感,万念俱灰的快乐。

不过对董桥不太熟,只能百度百科了一下,让我们来一起认识一下董桥。董桥(1942年-),原名董存爵,福建泉州晋江人,印尼华侨,台湾成功大学外文系毕业,作家,曾在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研究多年。历任《今日世界》丛书部编辑、英国国家广播公司制作人及时事评论、《明报月刊》总编辑、《读者文摘》总编辑等职,自2003年6月出任《壹传媒》董事,并任香港《苹果日报》社长。
董氏文笔雄深雅健,兼有英国散文之渊博隽永与明清小品之情趣灵动,为当代中文书写另辟蹊径,深获海峡两岸三地读者倾心喜爱。历年在台湾出版的文集包括《另外一种心情》《远景》、《这一代的事》、《跟中国的梦赛跑》《均为圆神》、《辩证法的黄昏》、《当代》等以及翻译书籍多种。最后一句,有人说《你一定要读董桥》然而冯唐却让少读董桥,反其道而行之

《清白家风》 5篇

刚加入写作营的时候,主编提过最喜欢的两个作家一个是董桥一个是龙应台。那时,我还想龙先生的确是好作家,董桥嘛,以后会有机会。

读港台男作家的文字,如董桥,却犹如置身于旧时英国乡间大宅,仿佛踩着饭厅厚厚的土耳其地毯,地板吱吱作响;桃木餐具柜子里亮着明晃的银器,隐隐有一股丝绒锦绣的陈年尘味。读董桥,感觉自己要么是西装革履叼着烟斗翻着《泰晤士报》,要么是长衫马褂捧着茶盅坐在酸枝椅上品玩嵌螺钿百宝的明清提盒印匣。

     
所以很容易说香港没文化,是个钱堆起来的沙漠。这个我不同意。香港至少还有大胖子才子王晶、陈果,还有酷哥黄秋生、曾志伟。但是,这样的地方不容易长出像样的文字。李碧华是异数。即使中非某个食人部落,几十年也出一个女巫,善梦呓,句式长短有致,翻译成汉语,才情不输李清照。

《在马克思的胡须丛中和胡须丛外》 1篇

五十多年前我和李子寄住的那幢荷蘭洋房老早拆掉了,地產商改成高高一座公寓大樓,房東夫婦賺了一筆錢到荷蘭養老,算算八九十歲了,不知道還在不
在。那時候那條街很靜,老樹多,洋房外牆爬滿紫籐,晴天雨天都好看。房子正院大廳飯廳大極了,飯廳後頭一片大天井,整整齊齊種了十幾盆石榴樹。

老人追憶少小時候的人與事都親切,都感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