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自打日本取得了东京奥运会的主办权后,会为各种色情场所大作广告



上百中国女留学生在东京卖淫,而且,据上述两文透露,在2008年1月至今年2月被取締营业至今,9年下来累计创营业额高达5亿日元(约合450万美元、或人民币3130万元)以上。这条消息的标题太大了。

图片 1

图片 2

驻日本的盟军最高统帅部,于1946年禁止了有组织的卖淫,于是妓院成为非法机构,卖淫由公开的转到半地下的俱乐部、咖啡馆、餐馆。警察局将这些俱乐部和咖啡馆,集中到一些特定的位置,在地图上对以俱乐部打掩护的划红线,以餐馆打掩护的,则划蓝线。图片 3

而在中国父母教育经中,认为这样的儿女很幸福,也正是这样的家庭教育,让很多在独生子女成长起来的孩子,自立更生的能力越来越弱,吃不了苦,做不了工,当她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便想用最快的方法来获取财富,没有了是非和道德的观念!而一些人认为在性解放的社会,卖淫又算得了什么呢?

标签 东京,风俗店,中国,女留学生

You need to have the same,confidence.

日本东京警视厅保安课近以涉嫌违反《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助长非法就业)为由逮捕了在东京都涩谷区经营派遣型色情服务店“Arcadia”的中国籍嫌疑人孙伟伟(38岁),原因是其雇用不可在色情场所工作的中国籍留学生。

日本妓女都是懂法律的。

日本女优都是日本人吗 其中多人是来自中国的女留学生

“环球风云”的文章报道说,犯罪嫌疑人孙伟伟以留学身份来日,非法雇佣约100名会说中文和英语的女孩从事色情服务。确实有一个21岁的中国女学生因卖淫被捕,但这和直接断定“上百名卖淫者多为女留学生”,差得还是有点多吧。不难想象,新闻下面上千条的口水战,也重演了这些年国内网民和留学生这两个被割裂开的群体的针锋相对…

从共同社的报道中不难看出,孙伟伟被逮捕的直接原因是雇佣中国男性留学生担任司机,随后调查时顺藤摸瓜,才发现孙伟伟非法雇佣的持短期滞留签证的女子从事色情服务。

其实在日本生活这些年,很多朋友家人也和我聊起过这些事,在日本,本国人做这一行没什么,很正常,毕竟国家是开放允许的,合法。但是随着国际交流加深,很多中国大陆,台湾,韩国的女性来到日本,冒着被遣返的风险做这一行。

日本的AV业也相当发达。一部日本杂志都评选出影迷们最喜欢的AV女演员。

这则新闻出来之后,顿时让很多同胞感到颜面无光,于是有人愤愤地道:中国女人卖淫都卖到日本去了,真是给祖国丢脸了?这样的一群怎能配得上“留学生”呢?更有人用脏话,侮辱性的话语来痛骂在日本卖淫的中国女留学生。

“日刊Gendai”爆料的第一个材料是,被逮捕的涩谷delivery
health型色情风俗店”阿卡狄亚”嫌疑人共四人,其中,中国籍的有2人,经营者、38岁的原留学生孙伟伟,另外就是担任该风俗店店长的21岁的、目前就读于东京一私立大学的女性留学生。

我昨晚去留学网查了一下,在日本的留学生有24万,而其中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就达到了10万。尽管群体庞大,但在日本当地,我们的留学生过得并不开心。日本的本土社会对于歧视链的存在由来已久,在留学生群体中更是已经病入膏肓。我们说对于留学生的歧视背后的深层政治色彩,来源于对种族的歧视。这种带有偏见意味的畸形三观让我想到了:在东方学的理论中,对于外来者,人们向来并不友善,正如亨廷顿的书中所说:“人们总是试图把人分成我们和他们、集团中的和集团外的、我们文明人和那些野蛮人。”通过此类区别的划分,衍生出了种族歧视这个东西,而当一个地区的共同性质群体出现了多人种的存在,就意味着针对此种族之下的恶意的行为将会不可避免,就像此次日本媒体恶意通过仅仅“一个”留学生的新闻,以之扩大为中伤整个中国留学生的事件。这正是日本本土部分人士当中长期存在的畸形认知,而那个“学生”只不过是刚好触发了他们低劣的热情,从而把中国留学生推上了风口。

不只是大陆,台湾,韩国的很多女生也在做,不同于大陆的,台湾,韩国的有些姑娘还是靠流利的日语去忽悠外国旅客,冒充日本人,当然,我们大陆的也有这种事情。总体而言,价格是日本的一般,便宜,而且提供日本店不提供的荤的服务(你懂得)。

图片 4

一般来讲,能留学国外的学生,家境都比较好,而她们为何在日本选择这样一条坠落的人生的道理,是环境改变她们,还是她们一直以来就是物质控!据我个人对一些从小就娇生惯养,但在父母的眼中,她们是公主,是天之娇女,从小就是娇生惯养中成长,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再者,孙伟伟的风俗店招揽对象的主要卖点还有全店女性均“本番OK”、即可允许买爽客真刀真枪、一杆到底。“原来以为是为西方人游览日本能够留有一次一抱中国女人的难忘印象,不料非常令人惊讶的是,许多买春客都是来日观光的中国客人”,提供消息的刑事调查业内人士透露。

目前可以明确得知王某是中国籍女留学生。但关于风俗店其他女员工的身份,人们不得而知。

近日,又一家华人风俗店被东京警视厅保安科取缔了,理由是非法雇佣那些持有短期日本签证的女孩子来从事风俗活动。

所以,色情从业者,多想方设法的进行规避。

我的身体我做主,可能是这些接受了先进思想的女性的观念。因此,很多留学生卖淫女并不会认为自己的行为又都丑陋,相反她们认为自己靠身体养活自己是了不起的。自然,当一个人坠落的时候,就像牛顿的苹果落地一样那样的干脆!如今我们看到中国留日女学生从事色情行业,身在中国的父母知道,会做何感想呢?

上门卖爽,在东京区域的一般收费标准为60分钟/1.6~2.1万日元,而”阿卡狄亚”的标准为60分钟/1.1万日元,是市场价格的60%。

作为留学生,我们也不能保持沉默!

图片 5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对一个社会来讲,当这样的思想成为主流的时候,那无疑是很糟糕的。有人戏言,日本是AV盛产的国度,我们中国女人进入这样的国度被感染了。但我们不要忘了,这些中国女留学生卖淫不仅仅只是环境改变她们,而是她们在温室中成长的花朵经不起风雨的吹打!

同日,倍可亲频道亦刊发了源自“环球时报”的《日媒:多名中国女留学生受雇东京卖淫
专接外国客》的报道。文章说,日本东京一家色情店中国老板孙伟伟因被指控违法雇佣禁止涉足色情店内服务的人员而被拘捕,该案新进展爆料,孙伟伟店内违法雇佣上百名卖淫者,其中多人是来自中国的女留学生。日本法律禁止上述人员进入色情领域打工服务。云云。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2017-04-17 11:04:42 来源:时尚坊 社会百态

上述报道所根据的消息源勿论说是东京警视厅保安课,还是日本NNN电视台,其最初的爆料者还是“日刊Gendai(即Nikkan
现代)”月刊。

日本的中国留学生属于不入流中的不入流(对中国留学生的污蔑可以公开以书籍的形式出版,而对于欧美人的哪怕是在twitter上的匿名中伤都会被媒体批判说是人種差別),又由于中国人力争上游的民族性格,所以中国留学生都努力地去攀附主流或者高端。能在哪怕一两个细节上和主流保持一致都是极好的。这在留学生们喜欢说自己和某个日本人关系巨铁,对日本文化理解多么深刻,对于日本料理多么内行时难以言表的得意中可以窥见一斑。

不仅如此,我们当下对于性的不开放,也促使了很多男男女女去海外做这个,消费,其实说到底,性,不是洪水猛兽,正确的看待性,是我们这个公众号的内涵。

这些,都在说明,日本的色情业是非常发达,但是人家的法律也同样发达,基本上二者足以成为配套,有效地掌控和监管这个行业,疏而不堵。

日本女优都是日本人吗?不知自爱,中国留日女学生从事色情行业,难道她们一点廉耻心都没有吗?近日,日本东京一家色情店中国老板孙伟伟,因被指控违法雇佣禁止涉足色情店内服务的人员而被拘捕。据悉,孙伟伟店内违法雇佣上百名卖淫者,其中多人是来自中国的女留学生。这些中国留日女学生从事色情行业,觉得羞耻吗?这样作践自己,不会后悔吗?

因为所涉之事并非光彩事,下面仅简述“日刊Gendai”爆料的大致要点。

图片 9

自打日本取得了东京奥运会的主办权后,日本政府也开始了一系列遮羞行为,这点上让我想起了北京奥运会,毕竟,咱们东亚人都好面子,不愿意把不好的一面展现给世界,而日本呢?最出名的,就是风俗业了。

小编手下留情,让通过吧。
图片 10

图片 11

这是为个人发声,也是为国家发声!

在这里,小编只是把自己了解的告诉大家,这一行也是深似海,大家都是冒着风险,然后不敢得罪人。对于这些,小编其实心情是很复杂的,怎么说呢,道义上来说,女孩子做这个总归不好,但是在岛国,这个行业是可以做的,所以也就是学会了淡定。可是究其原因,为什么都想去做这一行,很简单,来钱快,满足自己的消费欲望。

感谢信任与邀请。

“环球时报”的文章则详书日本东京警视厅保安课近以涉嫌违反《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为由逮捕了在东京都涩谷区经营派遣型色情服务店“Arcadia”的中国籍嫌疑人孙伟伟,原因是其雇用不可在色情场所工作的中国籍留学生。警方称,孙伟伟经营的这一家卖淫女性派遣店主要将短期来日的中国人女性派往情人旅馆或高级酒店,提供给外国游客嫖宿。其通常的做法是,孙伟伟将持有旅游签证或其他短期来日签证的中国卖淫女从机场接到东京都新宿区和丰岛区的临时住处,然后向嫖客兜售这些卖淫女,获取利益。

图片 12

图片 13

但法律对于卖淫的定性为:男女生殖器官的性交。

其实,诚如“环球风云”的文章所承认的,对这篇报道,“今年的辟谣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马上有人指出这条新闻有翻译错误、混淆视听的嫌疑”。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在视频中,他们每个人缓缓道来自己名字的含义和由来。这正是来自中国留学生的反击,面对歧视,任何人都不能保持沉默,只有让别人看到我们的力量,听见我们的声音,这才是我们的文化自信。正如奥巴马所说,我们不能对自己的历史一无所知。也正如他在那次演讲中提到的“自信”。

图片 18

  图片 19

风俗作者蛯名泰造的话还说,上门卖爽的行业,允许买爽客真刀真枪、而且还少于一万日元的服务费,那种所谓的低价格魅力也是具特殊吸引力的。

这种以偏概全的做法既伤害了留学生,也伤害了他们的家人。日本共同社,作为新闻媒体,这样的报道,实在有失客观和公允,更是令人无法接受的。

其实这个行业,说起来一般性还是很复杂的,毕竟外国人想开店,需要客服的困难是很多的,营业执照就是最大的问题,很多国人也是没办法,只好和黑社会搞好关系,交钱,息事宁人,否则以后举报就够喝一壶的了。

关于色情业,日本比较重要的法律,是1948年的《风俗营业取缔法》、1956年的《卖春(淫)防止法》、1985年的《风俗营业法》、1999年的《儿童买春淫秽禁止法》等。所以,在日本,政府是鲜明地禁止任何人卖淫和买淫的,执行非常严格、范围非常广泛,任何人都搞不定。也因此,虽然日本的色情产业那么发达,但是他的禁止事项也是全世界闻名的:比如,付钱给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并有性关系的、贩卖“散布儿童色情物”的、制黄、贩黄的作品公开暴露生殖器的,都是严重的犯罪行为,一旦发现严惩不贷。找人疏通?没这么回事的!

图片 20

这段话来源于非裔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霍华德大学(该大学成立于1867年,是全美著名的一所黑人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时,对那句话的阐述。奥巴马将“独一无二的美丽”这句话引用到了美国的种族歧视的问题上,并鼓励黑人朋友们勇敢做自己,面对不公平的侵犯时勇于斗争,保护自己的权益。我之所以要引用这段话正是因为近期所发生这起带有歧视意味的报导,让我非常生气!

而说到这里,我们需要和读者说说最近我们的情况,有群被封,确实,我们需要有整改的地方,这个需要和支持我们的读者说一声抱歉,我们辜负了大家,但是我们会在整改之后,重新开放的,我们会遵守法规,也欢迎大家来加入我们

第一是禁止未成年人卖淫,无论什么形式都不可以,无论女孩是否自愿。一旦被发现,色情店就会被重罚,负责人还要坐牢。

另外,“日刊Gendai”爆料的第二个重心在于介绍“目前日本色情服务业在世界浪潮冲击下的全球化现实”,“日刊Gendai”引用风俗作品作者蛯名泰造的话说,中国人买春当然首选中国语流利的女孩子,同时也反映了日本的色情行业正在寻求在语言上有优势的女孩,联系到东京即将举办奥运会,东京周围及东京沿线娱乐行业的国际化无法避免,当前不少日本的色情业在招录女孩子时更注重会英语的年轻中国女人,至于日本语能力,只要会说只字片语便立即采用。事实上,这次孙伟伟的风俗店“阿卡狄亚”遭取締时,被抓住的就有一个旅日的墨西哥人玩客,对那些个欧洲和美国客来说,会讲英语的女孩当然更受他们的欢迎了。

然而,不少日本媒体捕风捉影子把“中国留学生在东京从事色情行业被捕”作为新闻标题来丑化中国留学生博眼球,不少网民也出来指责、甚至谩骂。“卖淫”“援交”“堕落”等负面词汇统统指向在日中国留学生群体。在“逮捕一名中国女留学生”这个点上大做文章,将攻击目标扩大至整个留学生群体,用各种低俗词汇谩骂中国留学生群体,甚至给留学生们扣上“辱国”的帽子。

回答:

在该风俗店的介绍页面上,最大的卖点就是所属女孩都具操双语言、或三种语言的年轻女性。该风俗店虽然拥有店舗,但是不以店舗营业为主,主要实行delivery
health、即专门提供派遣上门型的色情服务,俗称上门卖爽的色情业务。

我有一个梦,梦想这国家要高举并履行其信条的真正涵义:我们信守这些不言自明的真理,人人生而平等。

也因此,近代以来的日本,无论朝野,对于本国的色情业,基本上是达成了“宜疏不宜堵”的共识与默契。后来美国的干涉、自我色情业的管制,只是日渐走上法制化之路罢了。这一点,被他们印到钞票上的思想家福泽谕吉,在100多年前就定下基调说,“色情服务对文明国来说是耻辱的,但从人的动物性考虑,又不能完全压制,一定程度的承认能防大害,所以是有必要存在的”。这种典型态度就表明,日本人对于色情业,不太深究道德意义,而多仅仅把它当作生活的调剂品看待。

问题是,孙伟伟所经营的色情风俗店,据日本共同通讯社报导,9年下来累计创营业额高达5亿日元(约合450万美元、或人民币3130万元)以上。也就是说,孙伟伟非法雇用的百名从事色情的中国女性,9年来毎年毎位女性都创收3.48万人民币。按孙伟伟的风俗店排价是毎一次1.1万日元、约合687.5元人民币,那么,毎位孙伟伟雇用的女性毎天得操作50.6次方能达标,这样说,这条“上百中国女留学生东京上门卖爽的”消息,真相又是不可而知的了。

文/观野

日本于1956年颁布《卖春(淫)防止法》,其中规定:任何人都不能卖春,或成为卖春的对象(即买春)。该法律到现在为止依然有效,所以按规定,卖淫是违法的。在日本是很少见到当街拉客卖淫的行为。

图片 21

就像我女儿告诉我,“你就是你,爸爸。”。因为你是一个黑人,所以不管你在做什么,这件事都是“黑色的”。请保持自信就好。

所以,从这一方面去理解,我倒觉得我们国人对于日本的色情业,动辄嘲讽,以为野蛮,其实也是有点多此一举的吧。要知道,人家可没有因为开放色情产业,就因此举国淫乱,社会动荡、问题加剧对不对——虽然他们的“电车痴汉”确实是国际特色。

《“卖淫、炫富、滥交”的中国留学生,真如此不堪?》一周前,“环球风云”的这篇文章自诩这两年,“留学生”几乎是网络上最戳看客G点的关键词之一了,昨天又出了这么一条新闻——《华裔男子雇多名中国女留学生东京卖淫,专接待外国客》
跟日本、卖淫沾上边,这事情立刻变得耸动多了。评论区的论调不难想象:好嘛,堂堂的姑娘怎么不学好?你爹妈花钱送你去留学就是为了学这个?

图片 22

探究根源,可说日本泛滥的色情文化,并非今日开始的。这个国度及其国民,在历史上就一直有崇拜与热爱性行为的传统。

其次,孙伟伟的风俗店遭控非法雇用的色情从事女性都是中国女性,大多是持可多次入境、15天有效的旅游观光签证的、反复多次入境从事卖爽的中国大陆女性,并非都是拿留学签证的女留学生。

even as we each embrace our own beautiful,
unique.—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拥抱自己独一无二的美丽、特别。

据说,日本有修改风俗业相关法律法规的打算,总的原则是放松规制,以便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更好吸引外国游客。我们试目以待。

图片 23

依据这一法律,警方还逮捕了在该店做按摩小姐的中国籍留学生王某(21岁),和负责前台接待的中国籍男子。王某交代,给这家店打工是为了赚学费。这家店注册员工约有100人,其中多是拿短期滞留签证的女子,并无工作签证。

所以,日本每年都有海量的AV作品。

图片 24

我很喜欢这句话,它是我三年前听鲍勃·迪伦《You belong to
me》的那个下午想到的句子。词藻并不华丽却给人以自信的阳光。但仅仅过了一年,我却更喜欢上了另一个版本对他的翻译:

据英国《金融时报》估计称,日本色情业的年营业额高达600亿欧元,几乎每年都会占到日本全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左右。如此高收入的产业,日本人当然不会轻易压制,还要想方设法大力发展。

上百名卖淫者多为中国女留学生或中国女性,事实真相倒底是什么,人们难免疑云重重。

正如著名的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曾说:

未成年人步入援交也是多种原因,家庭、学校、个人,甚至是被迫。

高端鄙视小众,小众鄙视主流(大众),主流鄙视不入流。

日本风俗店大多以保健业自称。有性感按摩,夜总会,肥皂浴室,综合美容等,其中不少打着以“表演”和“服务”的幌子变相卖淫,当局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